2008年11月23日星期日

你怕嘿吗?

.


我的网名是嘿嘿,那是一时兴起和国王玩得的名字。不好听是吗?经过非正式的征求,我也得到几个建议,那就是“黑男人”、“黑人”、“嘿p”(Happy之意)、“魔魔”、“黑墨”、“默默”、“黑魔”等等,都不错呗。

嘿嘿是冷笑?还是无奈的笑呢?也许默认的笑?傻笑?苦笑?假假的笑?我自己也弄不清楚,总之何时何地,凭感觉而说出不同的嘿嘿。

年轻时戴的是黑色厚厚的眼镜框,呆滞的眼神,不爱说话,是土土的小男生!后来撞到了火星,变成了叽叽喳喳的,加上形象提升,又失去那浓浓的书卷味。现在却是内热外冷,只好在网上飚,现实生活上还是斯斯文文的。所以,嘿嘿这个名字网上是念“黑黑”,在现实生活却念“默默”!

当我发现嘿嘿有时候也读作“默”时,马上就更喜欢这名字。嘿嘿不语就是默默不语,嘿嘿无言当然是默默无言啰。默是夜黑的狗,平安无事时,晚上狗狗是不叫的,除非巧遇上发春期的嚎叫,小时候,三伯母说那是狗狗见着鬼的叫声,后来长大后才知道那是叫春。

家里的狗公和狗母分别放在前、后花园不在一起,每次看到母狗把地板弄得滴滴红血时,后花园的狗公闻到了血腥味,就会夜半长啸,嚎啕不安地叫春。若不小心裤子给粘上这(经)血,狗公就会死缠住你不放。(老师没教这一课,嘿嘿!)

不懂但年仓吉是怎么造字,夜里叫人就是嘿。这么吻合握着猫头鹰夜懵鸟,三更半夜就上网来叫,弄得国王天呼地喊,非叫警察来抓阮不成。还好那天来的是帅哥俩警察,良知只费三言两语就搞掂了他们。后来还和他俩有染,弄得晨昏不眠,日日风流,夜夜春宵,让我也受不了。(你别在这儿出卖我啦!)

我得说说嘛,他们都想知道什么结果,可那是你良知的事喔!与我无关,我是清白的,我来网上是交纯友谊,附庸风雅,凑凑热闹罢了,那会想那些靡靡之恋。

夜里做的事也叫嗨咻!(谁说那一定是夜里做的嘞?)对!人各有志,癖好有异,相差微细,性趣差巨。

正房行事星月明,
小蜜二奶随时行,
若遇重格性双取,
朝男暮女统统兴。


嘿嘿~~~,动口不动手,卖弄文字不卖身,除非是那唯一的一个人,我会为他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,为他生,为他死,好幸福啊!

说到黑,华人最忌黑,这就不知道是从何开始。秦始皇就偏爱黑,他的皇袍就是黑色的,旗帜也是黑色的。也许黑较有威,很多少数民族也是偏好黑。红自古以来就是华族的吉祥颜色,却也是西方人的喜庆颜色,像圣诞节新年也都不是用红色代表么。(喂!我们现在是论嘿黑!)

黑却是高贵的颜色,也是神圣的,不可侵犯的,大义凛然,刚正不阿,威武雄壮。常听说:“没经过黑夜,就不会珍惜光明”,这似乎是个道理哦!

你怕黑吗?(这是黑啤的广告!小心被告触犯版权。)

那就说:“你怕嘿吗?”

让我有这机会长在这儿为您嘿嘿,您呢,仅仅花点时间过来伴我听听我的《嘿嘿不遇》,好吗?

不怕嘿了呗!




18 条评论:

  1. 我不怕黑!!
    反而還喜歡黑呢??

    不過晚上沒有在沒有街燈的路上回家
    我會很怕
    :-P

    回复删除
  2. 哈哈~
    我喜欢黑阿~

    很有定神的效用~
    赫赫~

    回复删除
  3. 我也喜欢黑哦

    喜欢带点恐怖的气氛..XD

    回复删除
  4. 我喜欢皮肤比较暗的华裔男生。:)

    回复删除
  5. 真人,
    你是怕发生什么呢?
    打劫?非礼?强奸?鬼?
    嘿嘿嘿~~~~~


    洛伦斯,
    小时候吃太多惊风散六神丸,
    习惯了?
    瓦卡卡~~~~~



    凌迟魔女,
    还好你是喜欢黑,
    若喜欢红就糟糕啰,
    红色的你会更凌厉!
    咯咯咯咯~~~~~


    海龟,
    不是指望我吧?
    如果我喊 BINGO!
    你会高兴吗?
    哈哈哈~~~~~


    谢谢大家来呛声!
    嘿嘿嘿嘿~~~~~~~
    很高兴你们来!
    记得常来啊!

    回复删除
  6. 你把黑枪塞入你的裤裆。。。想必要说明“此地无黑枪”。。哇咔咔!

    回复删除
  7. feiyifan,
    哇!你画的很美嘞!
    好喜欢你那些浪漫温馨的画,
    犹如童话般的梦境。


    Wois,
    快你去看看,
    很配你的诗境!

    回复删除
  8. Wois,
    不很懂你的意思。

    你的原意是:
    是否叫我别把枪往裤裆里放?
    而是,
    把我的这支黑枪往你那儿塞!
    行吗?你行吗?
    看来是行吧!
    谢谢!
    高兴死了!

    瓦卡卡~~~~~~~

    回复删除
  9. 是我把画放的很美~

    回复删除
  10. feiyifan,
    谦虚啦!
    总之很好!
    好好喜欢!

    回复删除
  11. 看到一篇文章,突然想起你来。

    原因如下:

   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日 下午五时六分

    文:巫伟强

    前任行政议员拿督张日洲最近有点滚,指加入吉打州华人事务委员会的华团代表,是欲图参政,参政对华团是非常敏感字眼,到底是政治人物要政治化华团?还是华团领导人企图政治化华团?华团参政?嘿嘿…

    我的近视很严重,还有一点闪光,脱下眼镜就看不远,离我4尺以外的东西都是模糊一片。某人认为张日洲会发火,是因为不爽他当主席时华团领袖没像今天这样,现在华团又这样,嘿嘿…。这样讲其实很主观、很不公平,这纯粹是人家的意见,有错道歉,没错请看不见。

    4大华团的主席我都认识,他们应该还记得我,我知道董联会主席傅振荃没有政党背景,华人大会堂主席钟来福和德教会济阳阁阁长陈朝连是马华党员,只是,中华工商总会会长陈钰标有没有成为政党党员,这个我就不懂,也不好意思过问。

    傅振荃是一位非常坚持本身立场的领袖,他会接受邀请,肯定有他的理由,他或许是看到今朝政府比前朝政府更有诚意解决华文教育问题,才会接受委托。

    华人事务委员会成立迄今有没有扮演好角色?为华社做了甚么?有甚么建树?如果你们觉得这问题值得去伤脑筋,请评定。4大华团加入不及几个月,应该没开过几次会,管不管用还不懂,椅子都没坐热、表现还来不及,即被前朝高官痛批有参政之嫌。

    倘若发表言论者是泛泛之辈,大可一笑置之,当他放屁。今天站出来指控的,是堂堂正正输掉州议席的张日洲。我认识张日洲,他不会伺机发难,最近又刚受委马华吉打州署理主席,即使是以个人身份发言,斤两足够,他只是出自一片好意和关心,不要华团被耍。

    他说这是华团参政,表面上确实有这样的感观,这也带出其他问题,华团领袖接受政府拨款后宣布支持政府,是否有参政之嫌?大选为某候选人站台,是不是也有参政之嫌?人都会从对本身最有利的立场上来看问题,你是不是也这样看问题?

    华团在社会上的结构跟政治不能被隔绝,华团力量会决定政治走向,政治决定会影响华团功能,两者在社会变迁中紧紧相靠,华团可以跟政治划清界线,可以超越政治,却会向政治要求拨款。政治就不同,不能跟华团离得太远,至少在大选期间就需要华团力量造势。

    华团章程确实有跟政治划分界线,只是字眼上无法辩别何谓不参政?无论你怎么诠译章程上的字眼,都会有人持不同观点,能做的是问心无愧。陈朝连和陈钰标俩人的年龄加起来,少说有150岁,年纪比我爸还大,我爸都不容易受骗,你们觉得两个陈老会吗?

    张日洲是一位搞组织的前辈,从青年组织到乡团再到政党,可能熟读组织章程,若这位前辈感觉华团加入州政府成立的华人事务委员会有参政之嫌,肯定有他的理由,大家务必要听听他的意见,加上他是前任主席,他当年为何不委华团代表成为委员更有其独到理由。

    我相信州政府委任华团代表加入华人事务委员会有他们的用意,我相信玉洁冰清的张日洲不会意图政治化华团,我更相信华团领袖不会把华团政治化。华团参政?嘿嘿…


    很多嘿嘿

    回复删除
  12. http://www.kwongwah.com.my/news/2008/12/02/73.html

    回复删除
  13. 回家路途星月明,
    酒店旅馆随时行,
    遇见心仪性想取,
    国王太监统统行。

    你知道吗嘿嘿!看了你这篇文章让我想起一个我不想想起的人,偏偏的就是那么的巧合,文章里头的:
    国王=他真名
    兴=他现在的名
    黑啤=他每天的必需品
    你的诗句=他的性格
    (在怀疑你是不是认识他,嘿嘿!)

    回复删除
  14. Wois,
    你太看得起我了,
    我没这么大牌啦!
    那有啥资格上报呢?
    别叫人家笑死啰!
    哎呀!
    阮有自知之明,
    你别让我给人贻笑大方,
    否则!
    我会钻入你的洞舒服舒服吓!
    别再放我漏气了!
    嘿嘿~~~嘿嘿~~~~~~~

    Ben KoKo,
    哎呀!
    我忘了贴
    《若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》
    说真的,我没有影射任何人,
    除了一个“国王”,
    那只是好玩耍耍他罢了,
    想也不会是他吧?!
    但我真的不晓得,
    我也从来没交往过他,
    这都是纯属网交的博友,
    压根儿啥都不清不楚,
    就单单知道网名和他文字,
    真的没啥"交"也啥没"通"过!
    所以,
    “兴”只是形容词,
    黑啤是联想到黑狗啤广告词。

    但是,
    经你这么一说,
    倒激起我的好奇心,
    你害我变成了猫。
    那只也许将会被杀死的猫!
    呵呵呵~~~~~
    现在网上只有一个叫兴!
    你也死定啦!哈哈哈~~~
    是旧情老爱吧?
    说!说!!说!!!
    说出来有奖赏你!
    快说!
    我憋不住啦!

    为了不让你吃醋怀疑,
    我郑重声明:
    我还没有真正认识
    在我网上的任何一个人,
    更何况是碰过他们,
    或曾有过更严重的肌肤之亲,
    统统都没有!
    所以我百分之百是纯洁的!
    不信,有朝一日你来试!
    嘿~嘿~~嘿~~~嘿~~~~~
    我并不黑!
    我是洁白清白的!
    我还要骄傲地告诉你:
    我还是网上处男!

    瓦卡卡~~~咔咔咔咔~~~~~~~

    回复删除
  15. 嘿嘿!
    别太介意啦,我只是觉得与您的感觉好像认识好久而已!
    我也不相信会有那么巧啦!
    我可以告诉您,网上的那个兴,也绝对不是他,因大根本不会上网,何况写Blog呢!
    你问他现在什么药最hi,哪里得酒比较便宜,我想它一定呢回答您。
    至于你还是网上处男呢...,我向在座的各位都是啦!那个人会合网上做爱呢?...哈哈,开玩笑,别生气噢!

    回复删除
  16. Ben,

    原来如此。

    我说的兴,他目前是在失恋,你可以"趁火打劫"进入他空虚的心,让他快乐啊!呵呵!开玩笑的啦!

    我看也不会是他,他不像是你说的那种人。你也小心为是,别沾上这些"药"隐。

    我指的是还没曾与网中人有过一腿,那我得纠正:
    "我是网中处男子",
    下句:
    "不知人海落何处?",
    横批:"。。。。"(让你填!)

    哈哈哈 ~ ~ ~ ~ ~ ~ ~

    回复删除
  17. 人海处处可觅见,
    惟有真心藏仁处。

    哈哈!我蛮自大哦!对不起啦!开开玩笑,对于你的关心,我感觉到了,放心啦!我不会吃药的!
    药害他没了我,我恨药失了他。
    不懂珍惜仁心,仁心领会珍惜。

    回复删除

还在犹豫咩? 留言呗! 嫑潜了啦~